配操盘

平泉配资公司 网 网站基金配资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

巨头沉浮录:新湖中宝入股绿城,神秘温州富豪“造系”二十六年

2020-05-10| 发布者: 平泉配资公司 网| 查看: 144| 评论: 3|来源:互联网

摘要: 编者按:资本市场风起云涌、龙蛇起陆,特别是近些年来,更是经历了一轮轮财富大洗牌。有老牌玩家黯然身退,...




















编者按:资本市场风起云涌、龙蛇起陆,特别是近些年来,更是经历了一轮轮财富大洗牌。
有老牌玩家黯然身退,也有后起之秀成功出头,各路英豪你方唱罢我登场,上演了一出又一出令人叹为观止、唏嘘不已的资本大戏。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巨头沉浮录”系列报道,将为你梳理资本江湖中,新的势力版图。
不过,手握新湖创业(后被吸收合并)、新湖中宝、哈高科多家上市公司,曾与魏东交好,多次抓住时代机遇的黄伟,终究不是池中物。
近年来,其频频出手,推动旗下湘财证券登陆A股的同时,近日,又与绿城中国达成一系列股权合作协议。
2020年4月26日,绿城以18.32亿元收购了新湖中宝下子公司股权,意在获得其启东海上明珠城项目50%股权。同时,新湖中宝以每股9.5港元、总价30.685亿港元的价格认购绿城3.32亿股股票,持股占比12.95%,成为绿城的第三大股东。
对新湖中宝来说,与绿城的一系列合作,既能够整合土地资源开辟新项目,又能够缓解其自身资金周转方面的压力。毕竟,与“新湖系”整体所面临的处境相同,主力新湖中宝近些年来负债占比一直处于高位。
截至2019年9月30日,在116家股票配资 企业中,新湖中宝以25.51%的股东权益比例位列65名,同时0.0147元的每股现金流同样处于行业中下游水准。
更重要的是,随着近几年中国房市开始逐渐降温,行业内部格局已然形成,且梯队之间差距逐渐拉大,新湖作为中型房企,在当今形势下与其争鱼不如求渔。
出售子公司和项目股权,可以去资产降负债,防止自己难以消化的产能成为负担,背靠绿城大树,则可以从台前玩家逐渐转化为幕后推手,扬长避短。
而这种趋利避害的敏锐嗅觉,是“新湖系”赖以发展壮大的重要武器,更是控制人黄伟得以发迹的不二法宝。
作为一手构筑起“新湖系”的掌门人,黄伟称得上是大隐隐于市,鲜为公众所知。如今在黄伟的名片上,仅有新湖控股董事长头衔,在新湖集团或者子公司,他都不担任任何职务。“新湖系”核心版图、上市公司“新湖中宝”已交由以女董事长林俊波为首的职业经理人团队。
企业观察人士孙艺源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以“新湖系”现有的体量和所涉及的领域来说,以黄伟个人的能力与精力来说,承担经营与决策等多方面的角色很有可能会力有不逮。
这位异常低调的富豪,1959年出生于温州。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瑞安一中和温州市委党校任职,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下海经商。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关于黄伟的第一桶金,一个流传较广的版本是:黄伟用卖眼镜赚的2万元,买了800多本股票认购证。1992年,认购证一度在黑市上炒到了上万元一本,800多本股票认购证为黄伟换来了800多万原始积累。
另据《投资者报》报道,黄伟与魏东的关系密切,结识于中经开。中经开是那个时候根正苗红的国有独资信托投资公司。除了“327国债”事件之外,中经开还涉及资本市场著名的“314”事件、“319”事件并获利颇丰,被戏称为“墨索里尼总是有理,中经开总是赢钱”。
当时,黄伟是中经开的大客户,“327国债”事件当中他是受益者之一。1994年底,有了第一桶金后,黄伟成立了新湖集团和新湖股票配资 ,开始在资本市场展开腾挪之术。
此外,从新湖中宝股权结构上看,温州首富黄伟是通过旗下三家公司控制的。其中,持股32.41%的大股东浙江新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黄伟在当中持股比例为67.22%,而其妻子李萍,持股比例为28.83%。
目前,黄伟、李萍夫妇并不在上市公司“新湖中宝”担任职务,其儿子黄立程,也仅出任公司监事。
站在“新湖系”前台的,多数是弃官下海的公务员,典型代表有现新湖地产板块的核心人物邹丽华、现新湖中宝副董事长及新湖集团监事会主席的叶正猛等人。
正是这“一汉三帮,一篱三桩”的模式,孕育出了“新湖系”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根结枝丫。
2000年,绍兴百货大楼(600840.SH)进入新湖人视线,新湖集团及其子公司宁波嘉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1.75元/股的价格受让国有企业浙江省商业集团公司2900万股,获得该公司29%的股权成为实际控制人,随后改名新湖创业(2009年并入新湖中宝)。
2004年底,“新湖系”又入主哈高科(600095.SH),通过前后两次增持,以42.24%的绝对控股比例成为哈高科的第一大股东和唯一非流通股股东。
同时,“新湖系”也盯上了中宝股份(现已改名为“新湖中宝”,600208.SH),2006年7月25日,新湖集团将旗下14家房地产公司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装入中宝股份,黄伟成为了新湖中宝实际控制人。
随后,“新湖系”越战越勇,接连拿下盛京银行、吉林银行、温州银行、成都农村信用社、小额贷款公司、长城证券、新湖期货、青海碱业包括湘财证券等多家金融机构和矿产公司,旌旗遍布。
2012年,“新湖系”耗资7.5亿元揽下西北矿业34.40%股权,而西北矿业正是兴业矿业(000426.SZ)的第二大股东。
2019年2月23日,兴业矿业旗下全资子公司银漫矿业发生矿难。随后当地政府发文,要求兴业矿业全资子公司融冠矿业、锡林矿业,以及乾金达矿业都应停工停产停建。
如果说兴业矿业事件只是让财大气粗的新湖系损失了些皮毛财物外,那么相比之下湘财证券的上市之路则是道阻且长。
湘财证券可以称作“新湖系”进入金融行业关键跳板。2007年,黄伟旗下的“新湖系”通过现金增资的方式成为湘财证券股东,此后又以1元/股的价格受让了包括华菱钢铁、衡阳财政局等多家股东的股权,成为湘财大股东。在新湖资本后来多年的南征北战中,湘财证券立下了汗马功劳。
因此从2014年开始湘财证券便意欲借道主营股票行情软件和数据服务的大智慧(601519.SH)完成上市,但因大智慧遭证监会立案调查,计划失败。
2017年3月,湘财证券发布IPO上市方案。然而,经过一年努力湘财证券仍未完成上市,2018年3月只能无奈宣布延期。2018年5月,湘财证券终于在新三板终止挂牌。
屡战屡败的湘财证券屡败屡战,而且眼光一次比一次更高更远。2019年7月1日,哈高科发布配资开户表示,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新湖控股、国网英大、新湖中宝等17名股东持有的100%湘财证券股权,同时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
根据以2019年5月31日为资产评估基准日,湘财证券的交易价格暂定为100亿—140亿元。而这绝对是“新湖系”近年来规模最大的资本运作。该消息公布后,第二天开盘哈高科的股价随即涨停,并且开启至今连续4个涨停板的模式。
不过,此次重组之路仍存在变数。2020年3月,证监会对涉及哈高科是否满足控股股东的资质、“双主业”下如何保持有效治理结构、湘财证券的估值合理性等一系列市场和投资者重点关注的共计20个问题向哈高科发文询问,而哈高科也用洋洋洒洒的15万字吐露真心。
在回顾哈高科对本次交易目的的配资开户时,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理由之一为实现上市公司业务转型,改善公司盈利能力,维护中小投资者利益。并且通过本次资产重组,可以将业绩前景良好、盈利能力较强的金融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提升上市公司盈利能力。
根据股转数据显示,湘财证券2015-2017年三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0.28亿元、16.09亿元和13.48亿元,净利润也出现大幅下滑,去年净利润更是大幅下滑达八成。
另一方面,哈高科近3年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23亿元,2.99亿及预计的4.5亿,营业利润则维持在3200万—4000万元。公司股价也从2017年初的12.87元左右/股螺旋下跌至如今的9.19元/股。
而同为“新湖系”主力的新湖中宝情况也并不乐观。除了之前所说的偿债压力大营运资金不足外,从15年中旬9元左右的股价峰值持续跌落至最新的3.08元/股也显示出市场对中宝前景的判断。
当然,这与其目前在地产行业所处的不高不低的尴尬地位和并非一流的运营能力息息相关。自2016年净利润达到58.38亿始,17、18年度净利润下跌,分别为33.22亿与25.06亿,纵然2019年的预估净利润能够回升至31.15亿元,但与其巅峰时相比依然逊色不少,更不要说与行业巨头们掰掰手腕。
首先,新湖版图辽阔,涉足的领域广泛,矿产、地产、科技、金融等行业车马遍地。仅以浙江新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所控制的子公司为例,便可见一斑:
其次作为灵魂人物,黄伟凭借着独到的眼光发家致富,每次资本运作都会身价暴涨,甚至曾一跃成为浙江首富,当仁不让的人生赢家。
企业观察人士孙艺源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新湖系”的版图不断扩大,看似投资,但实际上是类似于投机性质的投资。虽然会让体系内部获得大量财富,但现有情况来说,上市公司的经营状况不是太好,另外,对企业来说还是应当注重经营,不要本末倒置。
新湖系近阶段的种种举动,既是根据自身发展情况的主动调整,也是受外部投资者客观选择所迫。
你对“新湖系”这家老牌资本系族企业是否了解?是否看好湘财证券上市、新湖中宝入股绿城等事件?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分享至:
| 收藏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平泉配资公司 网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平泉配资公司 网 X1.0

© 2015-2020 平泉配资公司 网 版权所有

微信扫一扫